Szqinn

解雨臣 张佳乐 中心

解雨臣>>张佳乐

墙头多雷点多

对于骨科CP有严重洁癖
不吃NP只吃1V1

普英[简单日常 2 ]算七夕贺文

*仍然是私设如山
*不悯的恋爱日常
*OOC
*国设(x
*奥利费技能亚瑟掌握
这篇灵感来源我本命唱见りぶ的コトバのうた 歌ってみた,非常日常的歌词,有兴趣的可以听一下。

  吃完早餐的俩人在厨房里收拾餐具,基尔伯特一边将餐具擦干净一边问“亚瑟待会儿要干什么”,亚瑟想了一下表示待会儿要整理花园,基尔伯特说那么我也和你一起吧!和亚瑟一起整理东西是很幸福的事呢。
  于是,在阳光微辣九点多伦敦,亚瑟先生带着他三年的恋人给自己的宝贝花园做整理。

“噫!亚瑟,不带这个行不行”基尔伯特哭丧着一张脸表示自己并不想戴这个草帽,明明自己为了见亚瑟换了一身超帅气的衣服过来啊。
  “不戴就随便你啦。”别扭的英/国人一把手收回草帽。但还是将另一顶帽子收好,随身携带。

  时间刚好是九点四十七分,戴上草帽的亚瑟漂亮的浅金短发被隐藏在草帽下,白T露出的一小截脖颈即使在阴影下也是细腻白皙得让人想触碰,基尔伯特手里拿着给花松土的铲和一纸袋的玫瑰苗眼睛却不自觉的往亚瑟身上看去,相比大部分男生亚瑟的腰身真的是相当细,当然,抱过又摸过的基尔伯特可以告诉你,手感也是相当好,那地方出汗的时候细腻得让他舍不得放手。

  亚瑟的花园相当大,所以房价也相当高,花园里清一色是各种蔷薇科植物,就像基尔伯特现在手里拿的这个就是新培育的新品种的玫瑰苗,据说可以开出红得像黑色的玫瑰。市场价25英镑一株,属于很贵的一种。

  基尔伯特正思绪乱飘的时候,亚瑟已经放下手中所携带的种种工具并停下去观察土地了。

“嗯?”亚瑟发出短短的疑问。
基尔也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询问怎么了。

  亚瑟摇摇头,“很奇怪,这棵玫瑰的花期应该半个月后才对,不懂为什么会早放这么多。”

  基尔伯特抬头看了一眼正在热烈绽放的鲜红玫瑰,笑“说不定是知道我要过来了所以它就开了。”

“噗嗤~”亚瑟笑了一下,“也许是最近的伦敦的天气太晴朗了吧,光热作用进行得好。”

  “我是说真的了,它应该是很高兴见到我了,就像我很高兴见到你一样。”基尔伯特伸手扶住亚瑟的下巴稍稍抬起,吻上了亚瑟。

  草帽被俩人压到变形发出咔哒的清脆声,基尔干脆在侧脸深入含住亚瑟唇部的时候把亚瑟的草帽往后拨露出亚瑟的脸。亚瑟已经闭上了他漂亮的眼睛伸手揽上了基尔的脖子。

  一场安静的接吻。

    俩人睁开眼睛,都在对方的眼神里看到最纯粹的爱恋。基尔伯特先是站了起来,退后了一步给亚瑟一个起身的空间,随后亚瑟也帅气的撑了一地身后起来。

  “亚瑟,手”

  亚瑟将手伸出来,基尔伯特帮忙拍掉亚瑟手里因撑地而沾上的沙土。

  “是要种植新的玫瑰草苗?”基尔随手拾起了刚刚放在地上的玫瑰苗和铲向亚瑟询问。

  “嗯,是这样的。”亚瑟把草帽戴好,一边往前走一边走。

  “可是,”基尔伯特奇怪地问“现在不是花的收获期吗?为什么选择在这时候种植呢?”

  “先让它们接触地面也是好的。基尔把铲子给我。”

  基尔伯特把铲子递给亚瑟,亚瑟用手比划着挖着适合放苗的尺寸。

  太阳渐渐毒辣起来,基尔伯特感觉自己不应该不听亚瑟的话,为了帅气不戴草帽。正在恍惚出神间,亚瑟忽然站起身将另一帽草帽戴在基尔头上。

  “才…才不是担心你哦,只是觉得它碍手碍脚的罢了。”亚瑟说话期间眼神不自然的到处瞄但是手上的动作却强硬得让人无话拒绝。


  基尔伯特笑,“好了,我知道了。”


  移植几十株苗,用了差不多二个钟头,等到亚瑟站起来时感觉到整个腿都是软的,基尔伯特见状扶了一把亚瑟,让亚瑟缓一下。


俩人对视,基尔伯特看着亚瑟的不断往下滴的汗“怎么感觉你比上班还累。”

“也许吧。”亚瑟笑,“但是看到它们又一株株地生活在我的花园我就特别开心,只是已经快中午了,水只能下午再浇了。”
 
  “先回去洗个澡吧,你看你这身汗。”基尔伯特不容分说地拉住亚瑟的手往小洋房走。“中午的饭我来做,想吃什么?”
 
“你来决定就好。”亚瑟笑着回答。
 
回小洋房的时间大概是二分钟,基尔伯特打开房门,就把亚瑟往浴室推,而自己也去洗手间洗了把手。

  “上次小耀说怎么最快速去掉肉的腥味来着?好像是放入他们国家酿的的酒?反正都是酒,用啤酒应该也不会差不哪里去吧。”基尔伯特低声念叨着,手脚麻利的将鸡肉斩成块放开入瓷碗,打开啤酒倒了半瓶进去,“嗯,记得小耀说还要放入酱油,入味,腌大概是半个钟?”
将鸡肉放入冰箱。基尔又从保鲜柜里拿出豆子。

将豆子清洗一遍后为了让它待会儿下锅时更软用玻璃碗泡着。

还有香肠,基尔想了一下,便去翻开壁柜门找米。


  “在找什么?”亚瑟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基尔伯特问,“米放哪了,我记得上次是放这里的。”

  “在你左手边第二个壁柜,因为我发现放这边会让我更准确的把握做饭的水分。”亚瑟有点不在意地说。

“噗嗤~”基尔伯特忍不住笑出声,“好了,我知道了,鉴于你平时工作午餐都是吃些乱七八糟的所以中午的菜就由我来决定了。”

“不过在我们俩讨论这些东西的时候,我最亲爱的,你要不要做点小点心,我觉得你上次做的杯子蛋糕就非常好吃。”

  “什么嘛。”亚瑟有点别扭的转过头“不过,你既然这样说了,我就勉为其难的做吧。”
 
   基尔伯特看着穿着家居服低头搅和面粉的亚瑟。

  “Ich liebe Dich  Arthur ”
  “Me too”




以上是给我最亲爱的不惘的七夕贺文TT日常OOC到极致,但是我是真的爱不悯(笑)。也许还有下篇,因为我想好的结局还没写出来;也许没有,停在这里也不奇怪对吧ww









 

评论

热度(12)